官方稱中國離富足只差0.1個百分點 你拖後腿了嗎?
2017/10/12 16:10 | 來源 / 國是直通車

  10月10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將中國2017年GDP增速預期上調至6.8%,此前預期為6.7%,這是IMF今年第四次上調中國增長預期。

  IMF在一份報告中表示,本次上調主要是因為上半年中國經濟超預期增長,外部需求也較預期更強勁。另外,中國和美國經濟前景的改善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中新社 夏賓 攝

  中國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在10日舉行的發佈會上也表示:“今年中國經濟實現6.5%左右的預期發展目標沒有任何問題,中國經濟穩中向好的趨勢沒有改變,全年可能還會有更好一點的結果。”

  伴隨中國經濟持續強勁的增長,人們的收入和生活水準也越來越高。2016年,中國人均GDP為8123美元,接近於70年代末的美國、德國、法國和日本。而在1986年,中國人均GDP只有282美元。

  離富足只差0.1個百分點

  19世紀,德國統計學家恩格爾根據統計資料,對消費結構的變化得出一個規律:

  一個家庭收入越少,家庭收入中(或總支出中)用來購買食物的支出所占的比例就越大,隨著家庭收入的增加,家庭收入中(或總支出中)用來購買食物的支出比例則會下降。

  這就是恩格爾係數(食品支出總額占個人消費支出總額的比重)的由來。簡單來說,恩格爾係數越低的國家也就越富裕。

  寧吉喆在發佈會上表示,2016年,全國居民恩格爾係數為30.1%,比2012年下降2.9個百分點,接近聯合國劃分的20%至30%的富足標準。

 

  中新社發 王岡 攝

  20世紀70年代,聯合國對世界各國的生活水準做了一個劃分標準,即一個國家平均家庭恩格爾係數大於60%為貧窮,50%~60%為溫飽,40%~50%為小康,30%~40%屬於相對富裕,20%~30%為富足,20%以下為極其富裕。

  也就是說,2016年中國離富足只差0.1個百分點。北京大學經濟研究所常務副所長蘇劍指出,“即使是北京的打工仔,恩格爾係數也在30%左右”。

  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告訴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恩格爾係數的下降,表明中國居民的生活水準有所提高,我們的剛性需求占比越來越少,從而為更高層次的需求留出空間,這是建立在整個中國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基礎上。”

  寧吉喆指出,2016年,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娛樂、醫療保健支出占居民消費支出的比重分別比2012年提高2.0、0.7和1.3個百分點。

  不過,在蘇劍看來,人們的生活水準如何不能只看恩格爾係數,還應該看消費結構的變化以及消費習慣等。

  如果說恩格爾係數只是單方面的指標,那麼人均GDP則是衡量各國人民生活水準的一個標準。

  國家行政學院資訊技術部主任丁茂戰指出,根據IMF的統計資料,1980年,中國人均GDP為309美元,當時以貧窮著稱的北部非洲的人均GDP為1551美元,是中國的5倍。而此時,西方國家在現代化道路上已經跑了200多年。

  30餘年間,中國奮力追趕。2016年,中國人均GDP(8123美元)首次高於中高等收入國家人均GDP (7939美元),與世界人均GDP (10151美元)的差距進一步縮窄。

  蘇劍告訴國是直通車記者:“人均GDP高於12736美元為高收入國家,再過5、6年的時間,中國的人均GDP就會到發達國家水準。”

  經濟增長持續給力

  從1978年到2016年,中國經濟年均增速超過了9%。丁茂戰指出,這期間,中國GDP翻了204倍、人均GDP翻了142倍、城鄉居民收入分別翻了98和93倍。中國創造出來的連續30多年的發展速度、發展成就,世界其他國家還未曾擁有過。

  IMF首席經濟學家莫里斯•奧布斯特費爾德認為,中國經濟增長勢頭強勁,對全球經濟增長貢獻巨大。

  資料顯示,2013—2016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平均貢獻率達到30%左右,超過美國、歐元區和日本貢獻率的總和,居世界第一位。

 

  中新社記者 張雲 攝

  今後,中國經濟增長仍將穩中向好。10日,IMF將中國經濟今明兩年增速預期較7月份預測值均上調0.1個百分點,分別至6.8%和6.5%。

  IMF表示,在寬鬆政策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動下,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長好於預期。同時,中國政府有望維持較為寬鬆的政策,因此IMF上調今明兩年中國經濟增長預期。

  今年3月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中國經濟增長的預期目標是6.5%左右。甯吉喆表示,“6.5%左右的預期發展目標沒有任何問題”。

  他進一步指出,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長6.9%,從9月份已經得到的資料看,比如1—8月份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利潤比上年同期增長21.6%,增速比上月加快。

  此外,製造業的景氣指數和各分項指數總體顯示出中國經濟景氣的一面、繁榮的一面。

  中國經濟增長持續給力,與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深入實施、新舊動能加快轉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扎實推進等不無關係。

  寧吉喆指出,“過去五年的一個很突出特徵,就是經濟發展新常態特徵更加明顯。經濟發展新常態,一個是經濟增長從過去曾經的高速增長到目前的中高速增長”。

  寧吉喆表示,經濟發展新常態的第二個特徵是結構優化。近年來,消費已經成為經濟增長的主要驅動力,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50%。在產業結構方面,在農業基礎得到加強的同時,工業水準上升,服務業成為最大的產業。

  動能轉化是經濟發展新常態的第三個特徵。甯吉喆指出,近幾年來,工業技術改造、製造業技術改造投資的增速快於整體投資,說明技術改造步伐在加快,反映出企業為了適應市場需求和提升自身素質,努力改造升級。

  “無論是從速度變化看,還是從結構優化看,還是從動能轉化看,我國經濟發展新常態的特徵更加明顯,支撐著我國經濟,也為廣大人民群眾帶來就業、帶來收入,為國家增強了綜合實力。”寧吉喆說。

      (責任編輯:許馨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