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其拉甫邊防連紮根雪域高原半個多世紀 被譽為雲端國門衛士
2017/06/19 10:06 | 來源 / 解放軍報

  海撥5283米的紅其拉甫邊防連巡邏歸來。 視覺中國 資料

  【連隊名片】 自1949年組建以來,紅其拉甫邊防連一代代守防官兵始終牢記黨和人民重托,用青春和熱血譜寫衛國戍邊榮光,為維護邊境安全穩定作出了突出貢獻,被中央軍委授予“衛國戍邊模範連”榮譽稱號,先後被評為“基層建設標兵連隊”“邊防執勤先進單位”“先進基層黨組織”等,榮立集體一等功5次、集體二等功6次、集體三等功8次。

  祖國最西端,帕米爾高原,千里冰封、終年積雪。新疆軍區紅其拉甫邊防連長年駐守風雪邊關,用忠誠和信仰築起一道道堅不可摧的安全屏障,被譽為雲端國門衛士。

  仰望紅其拉甫,這是一個什麼樣的連隊?這是一群什麼樣的官兵?是什麼信仰讓他們紮根雪域高原半個多世紀?是什麼力量支撐他們在生命禁區創造了一個個衛國戍邊的奇跡?

  6月,記者翻越冰峰達阪,走上海拔4700多米的雲端哨所,來到被中央軍委授予“衛國戍邊模範連”榮譽稱號的紅其拉甫邊防連,和官兵們一起站崗巡邏,聆聽他們的戍邊故事,品味他們的家國情懷。一首首由官兵自編自唱的歌曲久久迴響在記者耳邊:“紅其拉甫很高很高,紅其拉甫很遠很遠,我們這個地方叫邊關,界碑樹在雲裡面……”“大雪封住山、封住路,封不住士兵多彩的情懷……”

  從“不願呆”到“不願走”,忠誠信仰從哪裡來?

  黨的創新理論潤心田

  蹚過3條冰河,翻越6座冰雪達阪……巡邏分隊終於到達海拔5283米的47號點位。下士楊建剛認真寫下“把根紮在邊關,把心安在高原”12個字,小心翼翼地將紙條裝進瓶子,埋在界碑旁。這是他對雪山的莊嚴承諾,更是對祖國和人民的鏗鏘誓言。

  然而,當初分配他到紅其拉甫邊防連時,連隊幹部連呼兩遍“楊建剛”的名字,他都裝著沒聽見,愣是沒答一聲“到”。“早聽說紅其拉甫是血染的通道,我一天都呆不下去!”楊建剛給家人打了個電話,“老爸,趕緊想辦法讓我下山,否則,你恐怕就見不到我了……”

  兩年服役期將滿,家人找好工作盼著兒子退伍,等來的卻是楊建剛留隊的電話:“老爸,吃了這裡的苦,才更加理解這裡的甜。在邊關的每一天都是為祖國守疆土,掙錢的機會很多,為祖國站崗的使命卻不是人人都有,這樣的人生更有意義!”

  從“不願呆”到“不願走”,忠誠信仰從哪裡來?“沒有對黨的絕對忠誠、對人民的堅定信仰,在紅其拉甫是呆不下去的。心中有了信仰,守防才有方向和力量,正如習主席指出的那樣,崇高的理想、堅定的信念,是革命軍人的靈魂。”聽著指導員王立的介紹,我們走進連隊,看見連隊幹部案頭、戰士班排宿舍擺放著習主席系列重要講話摘編、論述讀本等創新理論書籍;俱樂部、學習室懸掛著改革強軍的解讀漫畫、名言警句;營區燈箱、櫥窗展示著官兵學習動態、心得體會;連隊門口的讀書機滾動播放著最新講話、最新思想……

  走進邊防連就如同走進了創新理論學習的大課堂,團政委胡晨剛告訴記者,環境越艱苦越需要創新理論的浸潤滋養,在這裡學習黨的創新理論已經成為一種習慣、一種自覺,官兵們學理論學出了忠誠、學出了信仰,越學精神世界越充實。

  理想信念之根越紮越深,衛國戍邊之情越來越純。由於駐地海拔高、紫外線強,官兵們無一例外被灼傷,有的臉上落下永久性的高原斑;有的長年在高寒環境執勤巡邏,患上胃病和關節炎;有的在巡邏時受傷留下累累傷痕;有的親人病重、甚至失去親人無法及時趕回……無論面對多少矛盾困難,官兵們始終像高原紅柳一樣紮根風雪邊關。

  從“老大難”到“心窩暖”,今日巨變從哪裡來?

  黨的溫暖照邊關

  曾幾何時,營房沒有暖氣,官兵睡覺蓋3床棉被仍被凍得直哆嗦;通信沒有信號,給家人打個電話得跑幾十公里;巡邏歸來,官兵想洗個熱水澡也只能是奢望……

  時過境遷,記者走進連隊看到,如今網路室、閱覽室、文體活動室一應俱全,高原官兵隨時能洗上熱水澡,氧氣直接通到床頭……隨著上級各項暖心工程的實施,紅其拉甫邊防連實現了供氧用電充足、飲水品質達標、取暖效果良好等目標,長期困擾連隊戰備訓練、工作生活的一系列“老大難”問題正逐一得到解決,官兵們的“幸福指數”逐年攀升。

  從“老大難”到“心窩暖”,今日巨變從哪裡來?連隊黨支部經常聯繫紅其拉甫口岸巨變、連隊建設新成就和邊境牧民生活新發展,引導官兵看變化、思黨恩、報黨情,堅定改革強軍信念,爭做衛國戍邊模範。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在海拔5283米的47號巡邏點位上,卻傳來了官兵們爽朗的談笑聲。“剛來紅其拉甫時,感覺真是一片荒涼”連長楊映偉開門見山,“我在連隊呆了5年,天天見證連隊新變化:通上了長明電,電視不再是擺設;打成深水井,安裝了淨水設備,吃水再不用頂風冒雪去小河溝拉;移動、聯通、電信的手機信號已經全部覆蓋營區,告別了‘通信難’……”

  贊成就話變遷,義務巡邊60年的牧民巴亞克父子首先想到巡邏路上的變化:“以前連隊巡邏不是騎犛牛就是騎馬,現在有了各種類型的高原巡邏車,修了邊防路,巡邏起來便捷多了。用不了多久,我們也許就要光榮‘下崗’啦。”

  連隊軍醫楊善文撫摸著界碑高興地說:“要說新變化,我是最開心的,自從吸氧工程實施以來,制氧站在連隊安家落戶,戰士們吸上了床頭氧;心理治療室、富氧訓練室相繼建成,人文關懷、心理疏導也走近邊防官兵;上級隨時能派出直升機支援保障,官兵們的身心健康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證。”

  被高原紫外線曬得黝黑的種植員王利軍說:“過去冬天的帕米爾高原一片荒蕪,現在有了溫室大棚,10多種綠色蔬菜長勢喜人,大雪封山也不再愁沒菜吃。”

  “說一千道一萬,沒有黨的關懷就沒有邊關哨所的新變化。”指導員王立總結道,“今昔巨變,是因為黨的溫暖照進了邊關,照進咱每位官兵的心坎裡。”

  “沒有閃爍的霓虹,沒有喧囂的人流,腳踏帕米爾的冰雪,守護著祖國的邊境;為了神聖的界碑,為了邊關的安寧,我們願默默地奉獻青春……”巡邏路上,一首《國門衛士之歌》響徹雲霄。

  從“守得住”到“打得贏”,勝戰能力從哪裡來?

  使命在肩不等閒

  “嘟嘟嘟……”清晨,營門外硝煙彌漫,警報驟然響起,一場營區處突演練拉開帷幕。

  “各小組按預案就位。”官兵們迅速攜帶武器裝備,展開戰鬥隊形,沖向各自點位。心戰組用多種語言喊話,火力組迅速佔領制高點,抓捕組隨時準備前出,官兵們迅速布下天羅地網。

  像這樣不打招呼的戰備演練經常在連隊上演,官兵人人腦子裡有任務,心中時刻裝著敵情。3年來,連隊參加上級組織的10餘次緊急戰備拉動考核,次次都是全團第一。

  生命有禁區,備戰無盲區!在這個被人稱作“躺著也是奉獻”的海拔最高的國門,不僅要守得住,更要打得贏。

  “惡劣天氣,正是練兵好時機!”去年寒冬,一場大雪突然而至,溫度驟降至零下30多攝氏度。按照訓練計畫,連隊當天進行戰術課目訓練。“這麼大的雪,要不要改為室內戰術理論學習?”官兵沒有絲毫遲疑,迎著凜冽的寒風紮進雪海,班組協同、山地搜索,衝殺聲此起彼伏,響徹雪域高原。

  高原終年積雪,氧氣含量只有平原的一半,最低氣溫可達零下40多攝氏度,站著就相當於負重25公斤,訓練難度可想而知。

  海拔高,連隊訓練標準更高。一年四季,連隊按照實戰化訓練的標準要求,雪天練戰術、低溫練潛伏、大風練射擊,一次次風雪錘煉,練就了官兵過硬的打贏本領,幹部骨幹個個都是“邊防通”“活地圖”。

  使命在肩,刻不容緩。紅其拉甫邊防連官兵數十年如一日,直面現實困難挑戰,矢志錘煉打贏本領,出色完成了邊防巡邏、戰備執勤、國防施工等多項重大任務,在上級組織的邊防執勤能力評估考核中,連續多次奪得第一,在雪域邊關築起堅固屏障,用青春和生命守衛著防區內的每一寸國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