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盧關係|盧森堡首相訪問中國 "空中絲路"打通中歐門戶
2017/06/19 11:06 | 來源 / 澳亞網

  特朗普默許巴拿馬和台灣斷絕? 蔡英文還痴望美國保護?

 

  因為特朗普迫使拉美轉向中國,像是修建美墨邊境隔離牆,還有走回經濟制裁的古巴政策,使得很多拉美國家考慮到自己的經濟政策原因,現在紛紛向中國靠攏。另外,就是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尤其現在特朗普非常需要中國的幫忙來對付朝鮮,所以默許巴拿馬和台灣斷絕?而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表示,美國必須能履行對台灣的承諾。

  另外一個中國政策能不能持續50年?現在從這邊來看美國的種種作為,蔡英文還可以痴望著美國來保護嗎?

 

 

  隨著中國國力成長,在拉丁美洲的經營早就開始已經布下了腳步和擴展的影響力。在冷戰結束之後十幾年的時間,中國在中南美的影響力早就下非常深厚地紮根,所以美國這一次的表現,一方面,既有這樣的趨勢之下,特朗普他的特立獨行的外交政策,以及他對中南美洲的思維,更讓一些中南美國家對美國更不敢寄以太多的寄望;另一方面,特朗普強調美國優先,完全是以自己利益來考慮,而不去考慮中南美整體的利益。所以,叫墨西哥出錢去修築這個牆,對古巴又採取比較保守的反制的措施,再加上他跟習近平主席在佛羅里達州的高峰會議,雙方的互動相當的良好。整個中南美洲的國家領導人也會觀察風向,因此覺得特朗普其實對拉美的政策、對中國的政策都在調整當中。

 

  最重要的是,就算美國想要去干涉,但從巴拿馬的角度,就像巴拿馬總統在跟中國建交裡面所講的,巴拿馬基於自己的國家利益,必須要做這樣的選擇。因為,中國是整個運河第二大使用量的國家,是最重要的經濟來源,同時在運河的修竣、管理過程當中,又投資了很多錢,而且還必須要展望未來,中國的經濟發展潛力跟“一帶一路”的經濟影響力。巴拿馬從國家利益來講,必須要爭取更多的利益。而這利益絕對不是美國單方面頤指氣使的要求、巴拿馬讓步就可以,因為巴拿馬會反問“那如果不讓巴拿馬跟中國建交,美國可以給巴拿馬什麼樣的政治跟經濟的利益?”

 

 

  蔡英文撕裂兩岸 民進黨反罵洪秀柱訪陸"令人不齒"

 

  國民黨面對目前的內斗狀況,一定好好整合自己的紛擾,才能夠面對大選。這時洪秀柱訪問大陸,民進黨內竟然有人是跳出來講話。前台灣副領導人呂秀蓮竟然批評說大陸是主導巴拿馬和台灣斷絕,所以洪秀柱訪大陸是令人不齒,她認為現在大家應該要共體時艱。但很多人就質疑,明明讓台灣失去兩個友誼方的就是蔡英文政府,而且,再往前推,一切是因為蔡英文政府不接受九二共識所造成的。怎麼反而現在怪起了別人呢?

 

 

 

  民進黨的表現才令人不齒,讓台灣導致到今天這樣的結果,結果自己不深自檢討,還不准別人去跟大陸做民間交流。如果要緩解台灣未來的涉外的頹勢,一定要像過去國民黨執政那樣,先改善兩岸的關係,否則以台灣的實力,能夠跟大陸在國際上做硬對硬的競爭嗎?

 

  民進黨這個想法如果再不調整,並不是共赴危難,而是帶著大家共赴黃泉之路。所以,真正該檢討的是民進黨本身,而不是反過來檢討為什麼洪秀柱在這個時候不能夠去參加對岸的海峽論壇。

 

 

  美國孤立.英國脫歐衝擊 歐盟中心盧森堡緊抓中國機遇

 

  今年是中國與盧森堡建交45週年,而明年是中國與歐盟的旅遊年,6月2日李克強訪問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共同為2018年中國歐盟旅遊年標誌來揭牌。盧森堡是歐盟創始會員國,是歐盟的第三首都,明年開始進行中國歐盟的旅遊年,將帶來什麼樣的契機呢?

 

 

 

  只要大量中國觀光客到某一個國家的地方去,都能夠帶動當地旅遊業的發展,跟旅遊相關的,包括餐飲、住宿、交通,甚至金融服務業也是一樣。因為旅遊必須要換匯,也必須要有一些提存金額的過程,所以旅遊已經成為中國外交上很重要的利器。而凡是中國所投注的地區跟國家的旅遊的重點,對當地的經濟發展都是很大的動力。當然整個歐洲地區都是非常重要,可是盧森堡做為整個歐盟的創始會員國來說,它在歐盟裡面本來就具有舉足輕重的角色。中國的“一帶一路”的發展最終終點,很多都是以盧森堡做為底站,可以看出盧森堡在歐盟的角色裡面,以及“一帶一路”的沿線戰略裡面,所扮演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

 

  尤其是這次盧森堡總理來到中國訪問,跟習主席見面,雙方要構建所謂的空中絲綢之路,這基本上也是對於“一帶一路”的戰略很大的強化,類似像中歐班列的建立,未來還加強空中的運輸。那至於整個歐洲的發展來講,現在確實是處在多事之秋,一方面看到英國已經決定去脫歐,可是它的過程跟未來,還有很多紛擾的局面。

 

  中歐之間藉由旅遊年的活動,中國挹注到歐洲地區的觀光產業的發展,對於歐洲的經濟發展和成長,具有相當大的幫助。

 

 

  美國槍手怒特朗普"叛徒"  掃射共和黨議員殺戮棒球場

 

  這起事件除了再度的曝露出美國的槍枝氾濫問題之外,特別的是兇手為什麼要鎖定的是共和黨的議員?這槍手他曾經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初選候選人桑德斯的競選活動當義工,而且在自己的社交群體上表示特朗普是叛徒,共和黨根本就是美國的塔利班組織。現在他犯下這起槍擊案,外界認為,這是不是代表反特朗普升高殺戮?特朗普很多的言行,像他選舉前演講中很多種族歧視的話,是否再造成了美國內部的分裂呢?

 

 

  特朗普選舉的造勢場合裡面,往往發生嚴重的相互不同立場人對罵跟肢體的衝突,在美國過去總統選舉裡面比較少見。那樣的對立情形,似乎在特朗普當選之後並沒有消除。從他就職當天,在華府發動了反特朗普大遊行,在全美各地也有反對他的遊行。特朗普的反彈力量並沒有消除,而特朗普當選之後也完全沒有以國家元首的身份來弭平這種紛爭的跡象。事實上他的很多言行跟政策都被認為是持續深化對立,包括他慣常用推特的方式來發表他的看法。上任之後很多的一些政策對美國的政壇影響都非常大,包括,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議,希望重新來修訂北美自由貿易的協議,同時禁止穆斯林的移民到美國來,甚至退出了​​巴黎氣候變遷協議,由此可見美國政治支持者的激化。

 

  令人比較憂心的現象,就是過去認為特朗普的支持者可能比較激烈,但現在看起來是反其道而行,落敗的民主黨也產生了比較激化的現象,尤其是某位人士,第一:他對於特朗普政策的反彈,不完全是基於種族之間的糾紛,而是對他政策的一個不滿;第二:他在競選時其實是民主黨內桑德斯的支持者,桑德斯的政策本來比較自由化,以及支持社會的公平正義,包括來縮短貧富差距,同時對於氣候變遷進一步政策支持。但特朗普上台後,他的一些政策跟言行往往跟桑德斯、民主黨所倡導的主張背道而馳。反而助長了更多有錢階級在華府裡面有更大的影響力。所以難免會激化民主黨的支持者。

  

 

  

 

  美國這種政治對立的情形,以及反特朗普,甚至用實際的暴力,去攻擊特朗普跟共和黨支持者,甚至它的國會議員的情形,可能還會持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