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腰斬後暴漲60% 中國下一步發數字貨幣牌照?
2017/10/12 15:10 | 來源 / 華爾街見聞

  (原標題:比特幣腰斬後暴漲60%,中國下一步發數字貨幣牌照?)

  “比特幣王者歸來。”

  近日比特幣價格突破3萬,投資人許子敬在朋友圈如此感歎,發了一張最新價格圖,刺激的數字讓投資者們非常振奮。

  比特幣剛剛經歷了黑色9月,僅半個月時間,就再次衝刺高位,根據火幣網的交易行情來看,9月15日監管消息出台,比特幣價格跌至16827元,此後不斷反彈,10月10日,比特幣價格達到31261.73元的高位,11日,價格在3萬元左右徘徊。

  在瘋狂的漲勢面前,不少9月割肉離場的投資者們繼續圍觀,比特幣、乙太幣,以及ICO代幣的場外交易依然活躍,從國內ICO圈離場的資金,出現了重返比特幣市場的趨勢。

  這場迷局中,一面是人性的貪婪,另一面是無法阻擋的技術腳步。

  數位加密貨幣被認為是未來社會的發展趨勢,在更先進的數位貨幣替代它之前,作為首個數位加密貨幣,比特幣可能還維持長時間的熱度。

  迷局背後,關於比特幣交易所發放牌照的傳聞層出不窮。比特幣能火多久?各國央行何時推出數位貨幣?這場投資賽跑還在繼續。

  場外交易依然活躍

  國內交易所陸續關閉,但交易一直在進行中。

  投資人劉冠洲從2015年開始投資比特幣,去年開始投資ICO,到現在共獲得30倍收益。8月,套現了大部分ICO資產後,他重倉持有比特幣,並加入了一家ICO平台工作,隨後經歷了監管政策出台、市場暴跌、交易平台關閉,他的心情像過山車一樣,迷茫和猶豫之後,他依然持有比特幣,之後的暴跌和反彈並未影響他的收益。

  9月,他在ICO平台負責退幣工作,把投資人封鎖在平台的比特幣、乙太幣一一退還回去,在連續多日的加班之後,退幣告一段落。

  “可能我們創始人有新的工作計畫,所以沒有遣散我們,團隊都在,工資正常發放,目前大家還在觀察市場,我最近工作太閑,准備考個私募從業資格證。”劉冠洲告訴全天候科技。

(實習編輯 韓蓉)

  在劉冠洲看來,比特幣的位置無法被替代。

  相較于強勢上漲的比特幣,乙太幣以及各類ICO代幣則大勢已去。9月,乙太幣在火幣網的價格一度跌到1451元,現在平穩回升到1900元的位置,相較於8月中旬2450元的最高價格,反彈幅度遠遠不如比特幣。

  他認為:乙太幣價格受ICO行情影響太大,國內ICO平台關閉,大量中國參與者退出,未來ICO項目湧入海外,在海外交易所買賣,需要用戶認證海外身份,現在參與交易的都是擁有海外身份的高端投資人,乙太幣價格很難有更大的上漲空間。

  暴跌的那段時間,不少炒幣者紛紛割肉,很多人的代幣資產一夜歸零,巨額虧損讓一些參與者聲稱要“上天台”。而劉冠洲沒有賣出手裏的代幣,一個月之後,他看了看錢包,甚至略有盈利。

  “我在8月底以1.8元的價格買入一些VEN,監管出台後,一度跌到0.3元,我覺得它有價值,就沒拋,最近在VEN海外交易Liqui所上市,價格漲回到2元,所以還盈利了一些。”劉冠洲有一套自己的邏輯:只要沒在低位賣,就沒有真正虧損。

  監管之後,場外交易一直存在。在各個比特幣交流群裏,有大量收幣、賣幣的中間人。

  劉冠洲尚未註冊海外平台,他未來可能選擇在場外交易中套現。

  “@所有人,國內平台月底即將關閉,兌換RMB管道將會變得不方便,市場上將很快出現各種場外OTC方式,大家注意資金安全。本群內成員可以隨意喊價收購或售賣比特乙太等各種幣,帶上價格和數量,前期為保證安全,建議大家走群主擔保。”某比特幣交流群不斷彈出這樣一條資訊。

  其實比特幣交易早期交易就主要依靠場外途徑,最早的玩家甚至在淘寶進行買賣,如今交易所取消,場外交易再度活躍。

  劉冠洲依然看好比特幣,他身邊一些在9月離場的朋友們,也開始重新制定投資計畫,決定每個月定投比特幣。但劉冠洲不再參與ICO,即便收到新專案的白皮書,也不感興趣。

  “9月的經歷就是一場夢,好多心驚動魄的回憶,現在似乎已經記不起來了。”從ICO獲利、虧損再抽身而出的他,開始備考私募從業資格。

  ICO蕭條,推高比特幣價格?

  除了中國,最近其他國家和地區也收緊了ICO的視窗: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首次起訴了兩家ICO模式公司,瑞士正在對部分ICO案件進行調查,法國監管部門也在憂慮ICO的監管問題。

  在亞洲,韓國金融服務委員會正式宣佈將禁止通過各種形式的虛擬貨幣進行籌集資金,虛擬貨幣交易需要受到嚴格的控制和監視;香港的加密貨幣交易所Gatecoin在接受香港金融監管局監管審查後,被香港金融監管機構視為“有價證券”的代幣ICO將會被退出交易市場;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在計畫制定一部針對數位貨幣、ICO專案的監管的法律。

  因為區塊鏈、數字加密貨幣被認為是未來社會的發展趨勢,政府對於ICO的禁止,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抬高了比特幣的地位,人們把投資區塊鏈的希望寄託在比特幣上,大量從ICO離場的資金重回比特幣市場。

  背後的大環境是:比特幣不斷受到國際金融高管的關注。

  “為什麼公民會持有虛擬貨幣而不是實物形式的美元、歐元或英鎊?因為終有一天,持有虛擬貨幣會比持有紙幣更加簡單和安全,尤其是在偏遠地區。虛擬貨幣事實上可以變得更加穩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最近公開發表上述觀點。

  當下,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幾乎未對現有的法定貨幣秩序和中央銀行構成挑戰。拉加德認為背後的原因主要在於:比特幣穩定性太差、風險太高、能耗太大,相關技術尚不具備擴展能力,許多虛擬貨幣對監管者而言都太不透明,部分還遭到了駭客攻擊。

  這並不意味著比特幣沒有未來,它需要一個爆發點。

  IMF的經驗表明,在跨越某個臨界點之後,圍繞新貨幣的協調就會迅猛發展,例如塞舌耳的美元化,從2006年的20% 躍升至2008年的60%,這是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

  比特幣是全球首個數字加密貨幣,但它能笑到最後嗎?

  最近,前高盛集團副主席兼數字貨幣對沖基金BlockTower Capital的聯合創始人格茨向媒體表示:當有另一種技術更先進的數位貨幣出現,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很容易被取代。

  “雖然比特幣的地位穩固,協議穩定,變動不多,而且其發展基礎非常強,但它始終是軟體。未來可能會出現技術更厲害的產品,並有機會超越比特幣。”格茨說。

  這類似於90年代的互聯網世界,首先成功的是雅虎,隨後被穀歌、Facebook超越。

  比特幣下一步:發牌照?被央行數位貨幣取代?

  一則新聞近期流傳於幣圈:國家隊將進場,中信可能收購中國比特幣,後者是一家比特幣交易平台。

  全天候科技向業內資深人士求證,其表示:這是炒作,並非真實資訊。

  不過,關於牌照的傳聞一直沒有斷。國外比特幣新聞網站cryptocoinsnews,早先爆料稱:中國可能以發放加密貨幣交易牌照形式重新開放比特幣交易。這一消息來自於一個名為“cnledger”的Twitter網友,尚未得到更多訊息源證實。

  這些猜想並非毫無根據,因為日本政府已經開始發放比特幣交易牌照。

  日本比特幣交易平台Coincheck在9月13日宣佈,已經獲得日本金融服務局下發的虛擬貨幣交易所牌照,這是日本下發的第一張比特幣交易所牌照,這意味著虛擬貨幣交易在日本被正規化,此前也有國內的虛擬貨幣平台表示在國內沒有沒有發展的空間,希望能去日本申請牌照運營。

  日本央行Fintech中心負責人河合祐子早先在上海的區塊鏈峰會中表示:“加密貨幣在日本還不是法定的貨幣,只是一個價值轉移的工具,我們接受加密貨幣的存在,但同時也必須要認真對待用戶保護以及反洗錢等方面的規定。”

  “國內是否會發放比特幣交易所的牌照,這個很難預測,但是比特幣目前全球風行,如果國家完全禁止,未必是符合時代發展潮流的。”互聯網金融評論人、錦天城律師事務所吳偉明律師告訴全天候科技。

  同時,各國央行正在研究自己的法定數位貨幣。

  2017年初,中國央行已經在央行數位票據交易平台進行了測試,配合央行數位貨幣測試的機構包括工商銀行、中國銀行、浦發銀行等,法定數位貨幣被認為是現金(紙幣、硬幣)支付可能的終結者。

  未來如果各國發行自己的數字貨幣,比特幣可能不斷被邊緣化,但其中有一個無法回避的矛盾:區塊鏈技術的本質是去中心化的,這也是比特幣被大眾追捧的原因之一,而央行數字貨幣必然是中心化的。

  “央行的數位貨幣,如果採用中心化模式發行,那麼和現有的紙幣體系的差別,僅僅在於表現形式不一樣。”吳衛明認為。

  在許子敬看來:區塊鏈不止是技術,還是一個價值觀的問題,比特幣的價值恰恰是去中心的信任體系,政府和央行可能很難控制。

  日本政府還在研究是否要要發行數字貨幣,河合祐子介紹:我不認為我們的社會現在已經接受數字貨幣,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如果使用數字貨幣,可能商業銀行的存款會大大減少。

  IMF總裁拉加德大膽預言:數字貨幣可取代美元,虛擬貨幣可能搶了現有貨幣和貨幣政策的生意,影響到這些國家的經濟和貨幣信貸政策,對央行行長而言,最好的應對措施就是繼續運行有效的貨幣政策,同時開明地接納經濟發展過程中出現的各種新想法和新需求,不應忽視數字貨幣,而是尋找相應對策。

  杜豪 本文來源:華爾街見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