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程美股暴跌15%背後:支付清算協會立案調查攜程“無牌經營”
2017/06/18 11:06 | 來源 / 投資者報

  攜程“無協力廠商支付牌照”違規經營一事,仍在持續發酵。據《中國證券報》表示,有些耐人尋味的是,在業內被攜程“無支付牌照”刷屏之前,攜程在美國的股價已經開始了暴跌。根據資料顯示,最近五個交易日,攜程的股價已經跌去15%。

  伴隨著攜程美股的暴跌,6月14日,實名舉報《攜程預付卡違規經營》的張發海律師公開披露關於實名舉報“攜程支付違規”最新進展: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已經受理此前攜程預付卡違規經營舉報事件。

  而記者瞭解到,目前,除多用途預付卡設置了髮卡門檻並由央行監管外,大量的單用途預付卡處於“無備案、無存管、無監管”的“三無狀態”。

  5月底,張發海在微博實名舉報攜程預付卡涉嫌違反非金融機構支付有關規定,並稱攜程作為協力廠商平臺,攜程禮品卡的資金結算路徑還涉及資金沉澱等。

  儘管,攜程曾公開聲明表示“攜程禮品卡屬於單用途卡,在商務部備案”,但遭到業內人士質疑,並直言攜程禮品卡涉嫌“以單用途預付卡之名,行多用途預付卡之實”。

  針對質疑,攜程至今都沒有回應。此時的核心在於,攜程的禮品卡到底屬於監管規定的多用途卡,還是攜程聲明中的多用途卡?攜程在未取得央行頒佈的協力廠商支付牌照的情況下,進行“無支付牌照”違規經營,這又是為什麼?為何攜程至今都沒給予回應?

  種種疑問下,伴隨著“違規”事件的發展,攜程並沒有發佈最新的回應。

  支付協會最快30天完成調查

  6月14日,張發海披露,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已經受理此前攜程預付卡違規經營舉報事件。

  據瞭解,在支付清算協會回復受理案件的同時,也一併知曉舉報人,向舉報人提供一串案件編碼,以便於舉報人能夠在協會網站實施查詢舉報事件進度。

  根據在支付清算協會公佈的《支付結算違法違規行為舉報獎勵辦法實施細則》中顯示,舉報中心受理以下舉報行為:違反支付結算有關法律制度和行業自律規範,違法違規開展有關銀行帳戶、支付帳戶、支付工具、支付系統等領域支付結算業務的行為。

  同時《實施細則》第十一條, 舉報中心收到舉報材料後,應按照以下情況予以處理,並自收到舉報之日起5個工作日內告知舉報人:(一)屬於受理範圍、舉報材料齊全的,應予受理;(二)舉報事項先期已受理或處理,未提供新的事實或線索的,不予受理;(三)不屬於受理範圍,或舉報材料不完整的,不予受理;(四)違法違規行為已經超過法定追訴時限的。

  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支付清算協會已經受理“攜程違規開展支付業務”就說明,從監管支付清算協會角度認為,律師實名舉報攜程違規的事項,屬於受理範圍且舉報材料齊全的。

  再根據《實施細則》第二十一條顯示,舉報中心在受理舉報後30個工作日完成調查,案情複雜的,經委員會負責人批准,調查期限可以適當延長,但最長不得超過60個工作日。

  同時,細則也指出,對於違法違規情節嚴重,可能涉及行政處罰或涉嫌犯罪案件,由舉報中心報請委員會審議通過後,移交人民銀行或公安機關。

  對於“攜程支付違規”應受到如何處理,支付清算協會將在30個工作日完成調查,如果案情複雜,最長不能超過60個工作日。

  將面臨業務整改

  總觀整個協力廠商支付市場,正在面臨央行“嚴監管”環境。根據《人民日報》從中國人民銀行獲悉,截至目前已經有12家協力廠商支付機構被監管部門註銷《支付業務許可證》,也就是市場上俗稱的支付牌照。其中僅從5月15日到6月14日就有8家支付機構的牌照被註銷。

  同時《人民日報》指出,隨著市場的發展和競爭的加劇,支付機構挪用客戶備付金等違規事件層出不窮,為此監管部門加大了管理力度。從2015年到現在,已經有12家支付機構被正式註銷《支付業務許可證》。

  事實上,從去年八月第一批支付牌照到期續展時,中國人民銀行曾表示原則上一段時間不再核發新牌照。意味著今後我國的協力廠商支付牌照只減不增。

  面臨央行的“嚴監管”,在協力廠商支付牌照“只減不增”的情況下,截至目前還未取得“協力廠商支付牌照”的攜程,在30天后支付清算協會公佈調查結果之時,攜程線上各項支付結算業務,或將面臨全面整改。

  此時回述“攜程身陷支付牌照違規”始末,在5月26日攜程公開發佈“禮品卡為單用途卡”聲明之後,業內質疑聲不斷。

  在多為業內人士看來,攜程的預付卡可以跨企業使用——用於購買不同法人不同品牌的酒店提供的住宿服務,無行業限制——可以用於購買機票等單用途預付卡不允許使用的服務。

  “所以攜程預付卡表面上並不符合《單用途商業預付卡管理辦法(試行)》之規定,涉嫌以單用途預付卡之名,行多用途預付卡之實。”張發海認為。

  事實上,拋開攜程禮品卡,在攜程未取得協力廠商支付牌照的情況下,其整個資金流向為“用戶—攜程—商戶”,這一資金流向的過程,攜程網作為網上仲介平臺,實際上在為交易雙方提供預付費卡的資金轉移服務,同時涉及資金沉澱。

  此時的問題是,攜程沉澱下來的資金,到哪裡去了?信用卡服務平臺我愛卡首席研究員董崢直言,很多預付費卡企業將沉澱資金投入理財產品或小額信貸業務,其結果要麼利用客戶資金獲取高額回報,要麼由於投資失敗而造成客戶資金的損失。

  “很多支付企業從創建之初,實際上就是將眼光瞄向了預付費卡的“資金沉澱”,通過這種方式,企業可以獲得比銀行貸款更划算的資金,用於其它目的,而失去監管的資金,風險則無法得到很好地控制。”董崢說到。

  然而,針對實名舉報的最新進展,以及業內的各種疑問,目前攜程方面未對此作出更新回應。

  從未直面事實

  引人注意的是,攜程因為沒有支付牌照被質疑並非頭一遭。

  2014年3月,烏雲漏洞平臺(位於廠商和安全研究者之間的安全問題回饋平臺)發佈消息稱,攜程用於處理使用者支付的服務介面存在漏洞,可能洩露包括用戶姓名、身份證號、銀行卡類別、銀行卡卡號、銀行卡CVV碼等資訊,讓客戶信用卡存在被盜刷的風險。

  事件發生之際,就有近百名用戶確認其支付資訊存在潛在風險。

  當時,針對這些問題,攜程相關人士承認在技術調試過程中,記錄了使用者的安全性記錄檔,並對於此事對用戶造成的困擾而道歉。儘管關於使用者的資訊,在兩個小時之內被全部刪除,但攜程並未對其中可能涉及的支付違規的行為作出合理解釋。

  這一事件讓攜程遭遇了極大的信任危機。而事件的焦點還在於,攜程沒有支付業務許可,如何儲存起大量使用者的完整支付資訊?

  就此,中央財經大學銀行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微博)認為,攜程洩漏使用者資訊事件暴露出部分協力廠商支付機構風險管理存在隱患,建議有關部門儘快出臺保護個人隱私的法律法規,同時對洩露客戶資訊的機構進行處罰,嚴把協力廠商支付的“安全閥”。

  除此之外,攜程面對其他質疑,也從未直面事實。

  2016年,攜程的鑽石級會員因公司業務去日本出差,在攜程上訂購了上海到東京及東京到北京的兩張機票。但在回國時被告知,其預定的機票已被取消。該用戶在撥打攜程客服時,客服為其提供了一張用名為石垣(ISHIGAKI)的人的積分兌換的機票,並要求他假裝石垣的親屬以憑藉積分乘機。而按照日航(其實也是絕大多數航空公司)的要求,積分兌換的機票僅供積分持有人和其直系家屬使用,顯然該用戶和石垣並沒有關係,於是這張票被認定為無效票。無奈之下,這名鑽石級會員自行購買機票,才沒能耽誤行程。

  事後,該用戶質疑攜程賣假機票。可是,攜程卻將責任推到供應商處,稱“供應商違規操作或供應商員工操作失誤造成”,想以此解決假機票事件。由於事件發酵迅速,受到眾多消費者的強烈批判,最終攜程不得不承認“我們有漏洞”。

  面對違規,監管已經出手治理。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長助理楊濤向《中國證券報》表示,我國整個支付行業近年來的快速發展,與以往的監管環境相對寬鬆不無關係。接下來的強監管週期,在一定程度上有利於行業的良幣驅逐劣幣。

  那麼,這一次,攜程又將如何“演繹”這出“無牌照經營”大戲,我們將持續關注。

  記者 向勁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