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3小時手遊後 小夥連捅自己13刀!發生了啥
2017/12/08 09:12 | 來源 / 揚子晚報

 

  網絡圖

  (原標題:玩3小時王者榮耀後 小夥連捅自己13刀!發生了啥)

  21歲的小軍,匆匆吃完母親做的早餐,重新回到了“王者榮耀”遊戲世界裡——他已經玩了3個小時。母親出門買菜,10多分鐘後,突然接到了兒子的電話,只聽見一句“救救我!”

  母親回到家,眼前的一幕令她至今心有餘悸:客廳地上有大攤血跡,通往臥室方向,甚至出現一條應是在地上爬行留下的“血路”,臥室床上,兒子一手捂著腹部,另一隻滿是鮮血的手抓著手機。孩子渾身是血,指著一把水果刀,說“我紮自己的”。

  發生了什麼:

  他拿水果刀瘋狂紮自己身體

  6日上午,徐州仁慈醫院手外科病區一間病房裡,小軍躺在病床上,眼神游離,不過會時不時在對面牆上的電視機上停留一會兒,裡面正在播放著NBA球隊的籃球比賽。小軍說,他以前很喜歡看籃球的,自從迷上網路遊戲後,他就很少看比賽了。

  小軍的雙臂、頸部、腹部都纏著紗布,打開後裡面散佈著縫合過的傷口。小軍看起來恢復得不錯,雖然傷口還有些疼,但是每次母親聽到他不經意的呻吟詢問時,他總是說“不礙事”。

  小軍受傷入院後,除了被推出去做手術,王麗幾乎寸步不離。幾天來,她沒有埋怨過小軍,母子倆的對話不多。王麗說,孩子性格內向,但是很聽話,她平時都很少會數落他,現在孩子已經知錯了,她更加不忍心苛責。

  談起孩子的受傷經過,57歲的王麗臉上寫滿了疑惑。12月1日早上,她像往常一樣做早餐,小軍很早就醒了,當時正在床上抱著手機。9點多,王麗出門買菜,她隨意地跟孩子打了一個招呼。10多分鐘後,正在菜場跟小販砍價時,王麗的手機響了,接通後,就聽見一個痛苦的聲音:“媽媽,救救我!”

  王麗只用了幾分鐘就跑回了家,打開家門,眼前的一幕把她嚇壞了。客廳地板上有一大攤血跡,通往臥室方向的地板上,就像被一支巨大的毛筆,劃出了血紅的一筆。王麗跑進臥室,發現小軍癱在了床邊,渾身都是血。小軍剛剛打完電話,抓著手機的手還沾滿血跡,另一隻手正緊緊地捂住腹部。小軍當時神志還算清醒,輕輕說了一句:“我用刀紮自己的”。

  小軍立刻被送到了徐州仁慈醫院,該院手外科病區醫生表示,患者自行用水果刀刺傷頸部、雙上肢、腹部、臀部,醫院隨即組織專家實施手術,修復血管、神經、肌腱,經過5個多小時緊急施救,手術宣告成功,專家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傷者失血較多,幸虧送醫及時,才沒有造成嚴重後果。

  技校畢業後

  換了近10份工作

  小軍的家庭很普通。他是家中獨子,父母都曾是工人,母親幾年前從單位退休,全職照顧家庭,父親從單位辦理了內退後,四處找工作。除了退休工資,父親打零工收入成了家庭主要經濟來源。雖然家庭並不寬裕,但是在王麗看來,“至少從沒有苦過孩子”。

  小軍3年前從徐州一家技校畢業後,斷斷續續嘗試了近10份工作,最近他剛剛辭去了一份工地塔吊的工作。王麗和丈夫從沒有對孩子提出過經濟上的要求,他們覺得孩子還小,還沒到給他施加壓力的時候:“有爸爸媽媽在,不會累著孩子”。

  學校推薦的兩份工作,都只做了很短時間。後來,孩子又陸續換了幾份工作。“他不是天天想著玩遊戲,而不去努力工作”,王麗說,小軍曾幹過近一年的內保的工作,經常加班,回家時,孩子累得都不願開電腦。王麗覺得,小軍在家休息時,玩遊戲打發時間,也是一種休息。

  媽媽的看法:

  都是這款遊戲害的

  王麗說,小軍有些內向,但很聽話,家人平時溝通不存在障礙,所以她始終不明白孩子怎麼會做出“傻事”。她能想到的唯一原因,就是“都是玩遊戲害的!”

  跟不少同齡人一樣,小軍的玩遊戲史差不多有10年時間,從上初中開始,家裡電腦的主要功能就是玩遊戲。地下城、穿越火線、英雄聯盟,這些熱門的網路遊戲,小軍都曾長時間玩過。王者榮耀推出後,小軍的主要興趣就放在了這款熱門遊戲上,小軍說,這款遊戲說不上多好,但是確實“很上癮”。

  在王麗看來,小軍確實有新聞裡常說的“網癮”,平時孩子不愛出門,經常在電腦前一坐就是幾個小時,有時候吃飯都要她連著催促幾次。王麗也時常會“說幾句”,但是話都不重,她覺得孩子也就在家玩一玩,並沒有“不學好”。

  讓王麗覺得氣憤的是,有一些遊戲,讓孩子有了“網癮”。她並不知道小軍最近愛玩的遊戲叫王者榮耀,她只是覺得,小軍自從玩上了這款遊戲後,再沒有心思出去工作了。王麗說,小軍就是新聞裡說的“宅男”,不願出去交際,也不肯出去上班,每天把自己關在家裡,除了吃飯睡覺,都抱著手機不放。

  遊戲輸了幾局

  覺得活得特別挫折

  小軍不認為自己是因為玩遊戲成癮,才做出了傻事。“那次的衝動,其實是長久以來情緒壓抑的爆發”,小軍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事發時他剛剛玩輸了幾次遊戲對局,突然間覺得自己的生活毫無意義:“活得特別挫折”。

  小軍口裡的“挫折”大概從三年前開始,他從徐州一家技校畢業後,學校先推薦進了徐州新城區的一家機械廠,小軍學的是機電一體化專業,但是工作主要內容是裝配,“學的東西完全沒用上”。和小軍一起,大概還有20多個同學進了這家企業,很快同學就陸續離職了。低薪水、枯燥的工作,小軍說自己都能忍受,促使他也追隨同學腳步的,是每天的上下班時間,從家裡出發到企業,小軍先要坐約1個小時公交,再換乘廠車,一趟下來,要花去2個小時,“早上8點打卡,我需要5點就起床,晚上6點下班,我到家一般都到8點多”。

  第二份工作,還是學校推薦的,是徐州一家餐飲企業的服務員。王麗覺得,這份工作讓孩子受了刺激,“單位領導因為孩子當時頭髮有點長,就處處挑刺”,她和丈夫都支持小軍辭職,後來單位領導還打電話讓小軍回去上班,“誰能受得了這樣的窩囊氣”。不過小軍否定了母親的看法,他淡淡地說:“我不想當服務員”。

  曾想出去闖一闖

  父母總說:離家怎麼照顧你

  兩次工作不順利,父母親沒有責怪過自己,反而是小軍覺得有些氣餒。因為不愛說話,從學校畢業後,小軍就很少跟同學聯繫,那時候,他主要排遣情緒的辦法,還是玩玩遊戲。小軍說,父親當時正從單位辦理內退,家庭有一定的經濟壓力,他很渴望早一點給家裡分擔。

  然而,小軍沒有如願,他很快又嘗試了汽車裝潢店的工作,原本希望能學到一些技術,結果發現自己每天主要的工作內容,就是給客人洗車,“很累,一點價值都沒有”。幾個月後,他又嘗試了工地塔吊的崗位,這一次,是父母要求他辭去這份工作,母親覺得孩子經常晚上工作,工地照明不好,“萬一孩子摔著了怎麼辦?”

  小軍做的最長的一份工作,是安保企業內保工作,近一年工作下來,讓小軍更加感到沮喪,薪水不高,經常加班不說,最難受的是,身邊的同事大多是四五十歲的叔叔輩,“完全沒有共同語言,我覺得自己是在浪費生命”。

  小軍曾和父母發生過一次激烈爭執,他曾提出想到經濟條件更好的城市去“闖一闖”,沒想到父母立刻反對,小軍父親說:“你連衣服都沒洗過,你能照顧好自己?”母親王麗總是說,她不需要小軍賺多少錢,生活安穩就行,離家那麼遠,父母怎麼照顧他?

  父母從不責怪自己

  他卻覺得自己“很沒用”

  跟紫牛新聞記者交流中,王麗多次提到,現實生活對孩子太苛刻了,她不明白為什麼社會就不能給孩子提供一份安穩的工作。她曾想到求助一些機構,能為孩子提供一些就業指導、崗前培訓等。

  小軍的每一次離職,父母都不曾責怪過他,這讓小軍覺得自己“很沒用”,他發洩情緒的方式,仍然是網路遊戲。小軍說,自己其實並沒有“網癮”,只是覺得除了打遊戲,還能幹什麼?從上初中開始,他似乎就適應了這樣的生活,身邊的同學很多都和自己一樣,閑下來的時間都泡在電腦前。小軍現實中朋友不多,反而在網遊世界裡,認識了不少人,但是除了聊遊戲,他和網友也很少有其他話題。

  小軍從事內保工作時,曾經疏遠了遊戲,因為經常加班,回到家後他覺得很累,沒有了玩遊戲的衝動。父親平時除了工作,很少過問家裡的事,不過父親喜歡健身,那段時間,小軍找到了樂趣,他開始跟著父親去健身。父子倆經常結伴進健身房,父親忙於工作後,小軍竟也堅持下來了,父親還經常稱讚他練得“有成果”。

  這個除了玩遊戲以外的愛好,終究沒能讓小軍的生活充實起來。工作的種種不順利仍然在繼續,小軍覺得自己過得越來越壓抑,直到迎來了一次揪心的爆發。

  明白自己的心態出了問題

  表示以後不再玩遊戲了

  江蘇師範大學學工處副處長兼就業創業指導服務中心主任周顯洋認為,從小軍的就業經歷看,他始終處於被動擇業的狀態,沒能找到自己的定位,他的種種辭職理由看起來更像是在躲避。

  周顯洋建議,小軍不妨先做好職業規劃,根據自己的情況,找准定位,並堅持下去,其實平凡的崗位,也需要學習和付出,更需要嘗試和實踐。起步階段的經歷應該更多看成是歷練,只有通過自身的不斷努力,才能在事業上一步一個腳印地發展。

  周顯洋還建議小軍的家長,要對孩子有信心,多鼓勵他而不是一味地“保護”,家長應當將更多精力放在孩子的短板上,及時進行引導和糾正。小軍的父母認為兒子工作不如意是生活太苛刻,其實,現代社會,又有幾個人不面臨巨大壓力和挑戰呢?

  國家首批職業心理諮詢師、徐州一中專職心理老師、心理高級教師朱海梅認為,從小軍的經歷和種種舉動看,他存在心理學上“空心人”的特點,對自己的未來感到迷茫,不知道自己能幹什麼、想幹什麼。她建議小軍先要找到生活的目標,補好“生涯規劃”這堂課,其次,小軍自我認知能力存在一定缺失,他可以通過心理諮詢機構專業人士的幫助,進行“自我剖析”,瞭解自己內心渴望什麼,是否符合自己的能力範疇。

  當然,朱海梅也希望孩子家長要學會大膽放手,在增強孩子生活自理能力的同時,不妨讓孩子“闖一闖”。

  住院幾天來,小軍終於放下了遊戲,他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這一次跌倒了,他要重新爬起來,“我不會再玩遊戲了”。小軍仍然希望能找到一份專業對口的工作,但是他也表示自己以前心態出了問題,對自己期望值太高了,今後他要放下太多想法,工作只要差不多就行,不會再因為一點點挫折,就放棄了:“我要好好生活、好好工作”。

  小軍說這些話時,紫牛新聞記者注意到情緒一直平靜的王麗,背著身偷偷抹了眼淚。(文中人物為化名)

      (責任編輯:許馨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