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慕明:“極統”非“急統” “急獨”就是“急統”
2017/12/07 14:12 | 來源 / 今日台灣

    據香港中評社報導,正在美國訪問的新黨主席慕明接受專訪,談他對兩岸關係和台灣政治形勢變化的看法。他指出,“急獨”就是“急統”,即便是“維持現狀”,隨著兩岸落差越來越大,也會“順統”。他認為,中共十九大報告將中華民族復興與祖國完全統一相聯繫,實際上就是設定到2049年的“終極統一”目標,還有32年,堪稱“極統”,並非“急統”。

    在紐約訪問時,慕明表示新黨在2018年台北市長選舉中有條件支持柯文哲,恰好與李登輝同日表態支持柯文哲,在台灣島內引發輿論風波,有人認為這是藍綠光譜兩極“合流”,又有國民黨人不滿慕明也“變色”了,罵他“分裂藍營”。對此慕明在訪談中談到台灣政治生態時有所回應。在華府訪問時,慕明透露,新黨將自推候選人參加2020年台灣“大選”,提出停止從美軍購的政見,構建台灣“非戰之區,和平之島”。慕明在訪談中,透過闡述兩岸實力對比,台灣島內民意變化和北京對台政策走勢,論證其倡導的合理性。

    以下是慕明5日在喬治·華盛頓大學的答問摘編:

    大陸“武統”聲音高台憂心所在

    問:三年前,您在香港中評社“港台影響力論壇”說,台灣的未來最終難免“被統”的命運。當時還是馬英九執政,三年來台灣島內政黨輪替,政治形勢發生很大變化,您認為現在台灣可能“被武統”的趨勢是否更加明顯了?

    答:馬英九時代,盡量推動兩岸和平發展,現在蔡英文當政,情勢越來越不一樣。馬英九至少還認祖宗,還認“兩岸一家親”,都是中國人。現在蔡英文認親不認大陸,而是認南島。蔡英文一直搞“去中國化”,在教科書裡替“台獨”鋪陳大環境,教出來的年輕人是“人工獨”,不是“天然獨”,這些年輕人對政治的認知是淺薄的,用非常惡劣的字句去談論大陸。大陸“武統”聲音高,不是出自領導層,而是出自民間。大陸十幾億人口,假設有一億人堅持“武統”,習近平就不能不重視。這就是台灣憂心所在。

    你看這牆上寫著“知識是通向和平最有希望的道路”,獲得知識的前提是瞭解,到大陸去看才有機會瞭解大陸的實況,而不是靠台灣書本來瞭解大陸。知識裡有一部分是要親身體驗來獲得的。

    問:據您觀察,在“去中國化”背景下出來的台灣年輕人更不瞭解大陸,而大陸“武統”聲音有越來越高,實力越來越強,這麼走下去,台灣是否越來越難以擺脫“被武統”命運?

    答:這就是災難嘛,這就是為什麼我現在跑得這麼勤,就是要讓大家多一些瞭解。多一些瞭解,就多一份諒解。

    問:您昨晚說台灣要構建“非戰之區,和平之島”,有沒有具體的步驟和規劃?

    答:我幾年前就提了。可能因為我們是小黨,我說的步驟規劃,人家不放在心上,但我們可以表達。兩岸之間人民最要的是安全,要能活下去,活得好,活得安全,所以和平最重要。台灣雖然地方小,但有其優點,包括開放的社會,富有創意等,假設好好規劃,非戰之區,和平之島,對誰都好。有人說我這是賣國,是投降主義。好啊,反過來,你們趕快多買武器吧,要有人當兵,準備犧牲。事實呢?台灣夠這個條件嗎?

    兩岸落差越來越大台會被“順統”

    問:您如何看待中共十九大對台政策的表述?

    答:習總書記表示尊重台灣的政治制度和台灣人民的生活方式,在大策略上當然就是追求和平。其背後有人民的要求,也就是在2049年第二個“一百年”,完全實現民族復興的“中國夢”。兩岸好好相處,還有32年,那就不是“急統”啊,只是“終極統一”,是“極統”。“極統”對誰有傷害啊?奇怪了,統一不能喊嗎?喊統一就是投共,就是賣台嗎?

    問:不過最近民調發現,支持統一,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有所回升,其實在馬英九執政時代,也有類似民調,當時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越來越少,現在出現這種反轉是什麼原因?

    答:兩岸開放以後,更多人看到了真相。這與蔡英文當局的政策也有關係。馬英九當家時,希望“維持現狀”的人越來越多,與領導人風格有關。蔡英文當家,她言行不一,她並沒有真的“維持現狀”,會把台灣帶向危險的境地。所以很多人警覺了,大陸強起來了,很多人在思考:與大陸作對有什麼好處?我“維持現狀”,人家越來越強,我不進則退。

    問:十九大報告將中華民族復興與祖國完全統一聯繫起來,雖然沒有設定明確時間表,但這種掛鉤,是否可理解為終極時間表?

    答:最晚的時間,2049年,就是這樣子。但不表示統一要等到2049年,中間擦槍走火,“急獨”就是“急統”。

    問:如果國民黨回來執政,不會有“急獨”,而是繼續長期“維持現狀”呢?

    答:時代不同了。因為大陸進步到一定程度,我們還停滯不前,兩岸落差越來越大時,就是“順統”了。人家也不用“武統”,台灣就被併吞掉了。台灣現在還有什麼力量能抵抗呢?

    問:可是台灣人說,現在我們有民主價值、軟實力。

    答:今天哪有什麼民主價值?那是民粹。現在不是民主價值,是價格,是討價還價。民粹的結果就是價格。今天台灣人笑大陸沒民主,台灣真有民主嗎?大陸對李明哲至少通過公開審判,台灣對周泓旭呢?

    台政治演變不樂觀“九二共識”被棄?

    問:現在兩岸官方關係中斷,目前僵局似乎很難打破,您有何建議,能讓蔡英文接受“九二共識”,一個中國?

    答:在我看來,“九二共識”已成過去時,現在不重要了。我認為大陸已經把“九二共識”撇開。大陸本來搞個“九二共識”,形同自縛手腳,現在蔡英文幫牠解套。我不跟你談“九二共識”,直接談一個中國。一中對於蔡英文更難接受,就繼續僵下去。蔡當局會怪大陸封殺打壓,但本來“外交休兵”時你怎麼不講呢?這是一個互動的過程。原來互動得好,就有休兵;現在你要挑釁,就縮小你的空間。站在大陸的立場,縮小你的空間有什麼不對?民進黨難道不在縮小國民黨的生存空間嗎?這就是政治。

    問:隨著2018年地方選舉展開,到2020年“大選”,您如何預判今後台灣島內的政治形勢發展?蔡英文會不會因為面臨綠營更大的壓力而在實質“台獨”方面有更多動作?

    答:“新論述”是她自己講的,意思就是台灣與大陸要切割得更乾淨,要去南島尋親。她談的是台灣與南島有關,與大陸無關,現在談的是原住民的DNA與南島有關,請問原住民在台灣人口的比例是多少?

    問:所以您對今後兩年台灣的政治形勢演變不樂觀?

    答:不樂觀。要解決這個問題,國民黨的領導人要有恢弘的心胸,開闊的視野,敏銳的感覺。

    問:您對泛藍陣營的整合,在下一輪選舉中發揮力量也不樂觀?

    答:命呵,凡事想開,一切都是命運。

    深藍力量融合要自然堅持理念

    問:新黨作為台灣小黨,如何起到您說的“四兩撥千斤”的作用?以洪秀柱為代表的深藍在台灣也是很重要的政治力量,你們會與這部分力量融合嗎?

    答:這要看自然發展,不是強求的。我強求的話,國民黨又會說我挖他人馬,沒必要。新黨提出恢復軍公教退休俸和停止對美軍購兩個政見,如果國民黨有人覺得新黨有理想、有擔當,說不定就自然融合了。我沒必要去開個會,兩個聯盟之類,那都是作秀。真正要吸引人才,心靈契合的話,是自然形成的。自己要先表現出來,人家才會接受。不是口頭喊喊,授之以利,那樣不長遠。

    說新黨是小黨,其實不是,它是台灣的第五大政黨。黨員多少不重要,雖說只有兩千人,但投票支持新黨的有51萬人。上次選舉得了4.18%,跨過3.5%門檻的只有5個黨。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表現?理念嘛,堅持呵。假如我變來變去就不會這樣。這次我說有條件支持柯P,有人說我變綠了,莫名其妙。我是有條件、有前提的。我沒有像宋楚瑜見陳水扁那樣呵,我沒有跟柯文哲接觸過。柯文哲自己都覺得驚訝,不知道怎麼回應。你只要看結果,就曉得我出這張牌有沒有得分。我出這張牌,不但有人理,而且理得很久,還跟李登輝齊名。

    問:你昨晚透露侯漢庭要參加台北市議員選舉,下一步還會怎麼推新黨的人參選?

    答:有呵,年輕的,先從地方議員做起。我們回去就要公開了,這個社會有優秀的、懷才不遇的、有自信的、想出頭的,都來登記。登記後,我們考察考驗,經過半年訓練,就可以飆出來。在培養年輕人方面,我現在還不滿意,到底人少。

    問:十九大以後,北京將為台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工作、生活提供更大便利,提供國民待遇,這種政策實施下去,對於改善台灣民眾對於大陸的觀感,壯大新黨的基本盤會不會有作用?

    答:當然有作用,但不要只從利的角度,而是從理念的角度,從作為一個驕傲的中華兒女的使命感出發。

    (責任編輯 祝妙霞)